手機訪問 m.ttdu8.com

故事會-故事會在線閱讀-天天故事網

當前位置: 天天故事網 > 歷史傳奇 > 傳奇故事 > 賣命的人

賣命的人

時間:2018-09-12來源:故事會 作者: 朱才君

舊時,灌縣北門外校場壩,除閱兵練兵之外,還兼作刑場,將死囚砍頭或者槍斃。在這里,時常發生賣命”“買命的喜劇。

1935年初夏的一天,校場壩又槍斃了四個死囚犯,一片污血染紅了草地。行刑隊和看熱鬧的人們離去之后,大約過了三個多小時,躺在地上的一個血淋淋的死尸忽然眨了眨眼睛,往四下里一瞅,也就在這時,只見從北門方向急急走過來三個人,兩男一女,為首的一個女的,五十歲左右,生得立眉吊眼,滿臉橫肉,腰間還別著一把左輪手槍,顯得十分霸氣。這人,就是灌縣當時有名的惡婆——女牢頭熊老姐兒,那死尸見了她,忙又裝死。

這會兒,熊老姐兒和兩個警察很快走到被槍斃的尸體前,把四具血淋淋的尸體搬上了板車,剛才睜開眼睛的那具死尸,這會兒連大氣都不敢出,身子硬挺挺的,一動都不敢動。兩個警察慢吞吞地開始把尸體往板車上抬,熊老姐兒在一旁監督著,那具會說話的死尸一直挺著腰,僵硬著手腳,一點也不敢軟,因為他明白:只要他身子一軟,就會被熊老姐兒發現他還活著,就會再次被弄去槍斃!

尸體裝上車,兩個警察拉著板車一路走著,沒多久就到了卡房。卡房是囚犯死后暫寄的班房,地處北門城外的一片荒地上,兩間破舊的茅草房,一間停放尸體,一間是熊老姐兒的臥室兼廚房。卡房離校場壩行刑處約半里多路,被槍斃的死囚尸體,先要收到熊老姐兒主管的卡房暫時停放,收取存放費,然后在一兩天內,由死囚的家屬前來卡房領尸,無人認領的尸體,則由熊老姐兒帶人在北門外新棺山隨便挖個坑,埋了。

尸體運進卡房,熊老姐兒一面吃飯一面翹著二郎腿,用欣賞一般的目光打量著放在停尸床上的尸體。

那一具沒有死的死尸,此刻肚皮正餓得咕咕叫,他聽見熊老姐兒吃飯時津津有味的吧嗒聲,更是口水直流,但又不敢流出來,只好往肚子里咽。

熊老姐兒吃罷飯,有了精神,便走到停尸床邊,一個挨一個地驗看,看著看著,她突然冷笑一聲,取出了她慣用的一根大竹杠,對著那具沒有死的死尸抽打起來。那死尸開頭還強忍著,沒吭聲,抽到十幾下時,死尸便疼得受不了啦,哎喲一聲,跳下停尸床,奪門就逃,熊老姐兒沖出門,高舉竹杠,一邊追一邊打。死尸餓了一天,加上驚嚇,已經筋疲力盡,跑不快,熊老姐兒很快追上,死尸”“撲托一聲跪在地上,拱手求饒道:熊主任熊奶奶,饒了我吧,我上有80歲老母,下有妻兒,他們全靠我一個人掙錢供養!

熊老姐兒鼻子里了一聲,喝道:你雜種騙得了你姑奶奶的眼睛,騙不了我這根敲了20年死尸的竹杠!老實說,你這回賣命得了好多錢?”

死尸連連磕著頭,說:我身上沒帶錢,明天一定叫人把錢送來,孝敬你老人家!我原想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在天黑后悄悄逃走,獨吞賣命錢,誰知你老人家敲竹杠從不漏掉一個。

熊老姐兒聽那死尸這么一說,走上前去,仔細打量了一下那人的臉,冷笑道:雜種,原來又是你張三娃!我今天上午搬尸時就覺得有點面熟,只是血糊了,認不清楚,不過,任何賣命的,都難以逃過我這竹杠!”

熊老姐兒賞了一碗冷稀飯和幾塊泡菜給張三娃吃,然后厲聲問道:今晚你睡我的床,還是睡停尸床?張三娃嘀咕道:還是那個價?”熊老姐兒說:我的床漲價了!張三娃嘴一撇,滿肚子不樂意:那我不睡你的床,我還是跟尸體一起睡停尸床算了。熊老姐兒惡聲惡氣地說:睡停尸床60元,睡我的床80元,你娃為了節省20元,寧肯跟尸體一堆睡?”張三娃哀求說:那就讓我坐一夜吧,我不睡。熊老姐兒說:坐也可以,要多交 10元錢,總共收你70元。

半夜,熊老姐兒睡在床上,張三娃坐在凳上,兩人一時睡不著,就說著話兒解悶兒,熊老姐兒問:三娃,你第一次賣命,是怎么賣的?

張三娃哭喪著臉說起了往事:

張三娃是被抓壯丁抓到部隊上的。有一次,連長問張三娃想不想吃大錢,張三娃不知道吃大錢是啥意思,連長說:吃大錢就是賣命,過幾天要槍斃人了,犯人家屬找到他,說愿意出1000塊大洋買命,讓他在隊伍中物色一個甘愿賣命的兵,冒充囚犯去挨槍斃。如果同意的話,連長就給張三娃100塊大洋。張三娃一聽就嚇傻了:槍一響,命都沒了,這100塊錢要來干嗎?連長讓張三娃放心,告訴他:上刑場時,讓他跪在3號位,3號位的劊子手已經買通,到時候他裝上假子彈,最多擦傷一點皮,出點血,絕對傷不了命。張三娃還是不肯,連長發火了,把手槍一拍,罵道:不識抬舉的東西,不干,老子先斃了你!”張三娃沒法,只得答應了。連長還說,槍響后一定要裝死倒下,逃的時間要算準,不能早也不能晚,那就是在行刑隊離開之后、在管卡房的熊老姐兒來收尸之前,抓住時機逃到小樹林中藏起來。晚上,連長會派兩個弟兄到小樹林接張三娃,脫下囚服,換上軍裝,回到隊伍里,繼續當兵吃糧。

連長還告訴張三娃:要是來不及逃走,被弄到了卡房,那也不要緊,他會買通熊老姐兒,給她一個80元的紅包,叫她在用竹杠抽打時手下留情,然后半夜里把人放了,向上司報告時就說是卡房的墻壁年久失修,墻根有洞,讓野狗鉆進來,拖了一具死尸走了。連長得意洋洋地說:如果你在熊老姐兒收尸之前逃離,我這80元的紅包就不必給她了。

張三娃到了這份上也只有說實話了,他說他這是第四回賣命了。熊老姐兒一聽立刻暴跳如雷,罵道:這龜兒子太不地道!她想:眼前這個張三娃以前賣過三回命,可她熊主任只拿過一回80元的紅包,瞧這龜兒子連長,節省兩回了!熊老姐兒這一次可真被惹惱了:老娘這回要加倍收錢,不然,鬧到哪一級都不怕!就這樣,張三娃被在卡房里出不來了!

第三天,那個做賣命生意的連長,見自己的士兵沒歸隊,急忙找到那個買命的死囚家屬:我的兵被卡在卡房里了!家屬怕鬧出事后露餡,就來到卡房找熊老姐兒,熊老姐兒鼓起眼睛,指著張三娃,陰不陰、陽不陽地說:認清楚,這是不是你的兒子?家屬支支吾吾地說,熊老姐兒冷笑一聲,雷一般地吼道:這不是你兒子,他叫張三娃,是28432連的兵!死囚的家屬急忙送上紅包,熊老姐兒打開一看,是80元大洋的銀票,了一聲,說:不行!家屬無奈,只好又掏錢。

關節打通后,張三娃再次裝成死尸,被人抬入棺材,家屬跟在棺材后面哭哭啼啼的。到了夜里,張三娃掀開棺材蓋,偷偷摸摸地溜回部隊,繼續當兵吃糧去了。他下回賣命,該是第五回了……

  •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,微信號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fxiavi.live/lishi/cq/27468.html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